心大了,这个世界的烦恼就小了;心小了,这个世界的烦恼就大了;心无所住!

致妙清:父亲的背影

13 05月
作者:妙清自牧|分类:生活|标签:生活 工作
父亲退休已六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昨天的背影。
今年夏天,老丈人死了,父亲照顾外婆的责任也交卸了,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。周一下班我从单位到老丈人家,打算跟着爱人奔丧回家。到了家,交接了丧葬事宜后,见着过来的父亲,看见满屋狼藉的东西,又想起老丈人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。父亲说:“事已如此,不必难过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!认真地为他念往生咒吧!”
回家收拾东西,父亲拿出点钱让我们好生办丧事。这些日子,家中光景很是惨澹,一半为了丧事,一半为了照顾丈母娘。丧事完毕,我因劳累过重,患上痛风性关节炎。
第二天,父亲得知我痛风性关节炎的事,连夜坐着地铁来到老丈人故居为我包扎伤口。
天很快就黑了,我和爱人一路送他到地铁站。我说道:“爸爸,你走吧。”他往站附近外看了看,说:“我买几个琵琶去。你们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”我看街对面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。走到那边,须穿过马路,须跳下街道又跳上去。父亲是一个微胖子,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。我本来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让他去。我看见他穿着红色夹克,深红布衣服,蹒跚地走到对面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街道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脚站了一会儿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我赶紧拭干了泪。怕他看见,也怕别人看见。我再向外看时,他已抱了黄澄澄的琵琶往回走了。过街道时灰尘,心里很轻松似的。过一会儿说:“我走了,好生照顾他们!”我望着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几步,回过头看见我,说:“进去了,我回去了。”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,再找不着了,我便进来坐下,我的眼泪又来了。

近三年来,父亲和我都是受疫情影响,不敢出门,家中光景还算过得去。他少年在医院谋生,全靠父亲支持,做了许多为群众的事。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!他触目伤怀,自然情不能自已。情郁于中,自然要发之于外;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。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。但最近两年不见,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,只是惦记着我,惦记着我的健 康。我到这边后,他写了微信给我,信中说道:“我身体平安,惟椎间盘疼痛厉害,举箸提笔,诸多不便,但经过治疗,有所好转不必牵挂。”我读到此处,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那微胖的、红色夹克的背影。唉!我不知是否珍惜与他相见的机会!


浏览323 评论1
返回
目录
返回
首页
致敬默默付出的老丈人李永强 致妙清:经历人生重大手术,改变自己的境界

发表评论

  • 评论列表
欢迎你第一次访问网站! 您是本站第6926名访客 今日有0篇新文章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